有一些東西,被塵封在記憶深處......

1

那是一件衣服,一件我丟不掉的衣服.......

 

我國小四年級的某一天.......

2

3

4

 

5       

 

 

我最初是把這段往事寫成文章的.......

 

  負笈北上後的我只有在寒暑假時才難得回家,房間的東西因而靜悄悄的待著,在這裡時間彷彿停滯住了一般。某次回家時總算決定好好收拾,書籍散亂的擺在書櫃上、文具在桌上亂成一團,還有那衣服多到要爆開的衣櫃,都得重新整頓。垃圾筒放一旁,東西能用的收、不能用的丟,就也累積成超出預期多的一大袋垃圾。然後,那間淡棕色的衣服映入我的眼簾。

     依稀記得,那是小學四年級某天的事了。

    一如往常的上學、放學、在家吃著糖果餅乾看卡通,等著熟悉的機車引擎聲到來,那表示著媽媽回家的聲音。媽媽牽著機車進家門,車籃上比平常多了幾個塑膠袋。「有麵包嗎?」我的眼睛依舊沒有離開電視。「除了麵包還有一些其他東西。」母親帶著微笑說道。「這是今天我和同事去逛街時買的。」母親拿了件衣服開心地過來要我試穿。

     這件衣服以淡棕色為底,參雜些淺咖啡色的橫文,衣服正面中央有三隻小熊排成一行,小熊們脖子上還繫著蝴蝶結,樣子甚是可愛。就衣服的外表而言我是非常喜歡的。

     但是我卻已非常生氣的語調喊著:「這麼大的衣服是要給誰穿啊!」小學四年級的我身高連一百五十公分都沒有,但這件小熊衣服少說是要一百六十公分的人才適合穿。我穿起來不就成了超長長板衫!

    母親帶著一絲歉意,開心的笑容瞬間消失。「我想說未來有一天你就能穿的下了。」

  「所以就買了!」我簡直不敢相信,父母親都不是身高高的人,曾經運用他們的身高帶入公式推測我的身高也不會太高,加上近來身高有明顯停滯成長的跡象,等穿的下這件衣服的那天不知道是何年何月。

     所以這件衣服就收進我衣櫃的最底層,任憑春去冬來始終沒有出場的機會。

     在我高三那年,母親被檢驗出罹患肝癌,約三個月後就撒手人寰,那些曾經的期待與盼望也隨著火化的火燄燒啊燒,留下的是一堆灰燼。再也看不見了,曾經盼啊念啊!遙遠的未來啊!熊熊的火燄,吞噬了希望。

    撫觸著從衣櫃底層拿出來的小熊衣服,是錯覺嗎?顏色仍如初見時一般,依舊如那日一般,什麼也沒變。

   試著將它套入,站在鏡子前審視這對我而言依舊過大的衣服,我不自覺的笑了。現在看來這件衣服還是好可愛啊!媽媽當時也是抱著這樣的心情買下來的吧!想像著女兒有一天能穿著它走過大街小巷,成為眾人注目的焦點。一位母親對女兒的殷殷期盼,寄託在那小小的事物上,等著,等著,實現的那一天。

  我當時堆媽媽的憤怒不過是不懂事的黃毛丫頭的瘋言瘋語罷了!

  淚水從眼角滴落,低到了衣服上,都好些年了,我盡我所能的不去想,好像這樣,就可以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一樣。當年來不及說出愛與思念,如漣漪般,在我心湖蔓延開來。

----以上文章曾收錄於《母愛的花蕊-來不及看的愛》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謝小C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